1. <fieldset id='erkw'></fieldset>

      <i id='erkw'></i>

      <i id='erkw'><div id='erkw'><ins id='erkw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<ins id='erkw'></ins>
      1. <span id='erkw'></span>

        1. <tr id='erkw'><strong id='erkw'></strong><small id='erkw'></small><button id='erkw'></button><li id='erkw'><noscript id='erkw'><big id='erkw'></big><dt id='erkw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erkw'><table id='erkw'><blockquote id='erkw'><tbody id='erkw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erkw'></u><kbd id='erkw'><kbd id='erkw'></kbd></kbd>
        2. <dl id='erkw'></dl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erkw'><em id='erkw'></em><td id='erkw'><div id='erkw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erkw'><big id='erkw'><big id='erkw'></big><legend id='erkw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code id='erkw'><strong id='erkw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殘手相骨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0

            清末,在方城的東郊巷口開有一傢相骨館。摸骨先生姓張,年屆花甲,人稱神手張,搭手一摸,便能把前來相骨者的禍福吉兇說得頭頭是道。但這日傍晚,一個看上去三十多歲、雙目皆盲的黑衣男子卻和他唱起對臺戲,直接將摸骨卦攤擺在瞭相骨館的街對面。

            最先註意到黑衣盲男子的,是相骨館打雜的夥計小六子。

            小六子是神手張”12年前從野地裡撿來的。撿到他時,人餓得骨瘦如柴,還長瞭一身惡臭的癩病。經調理,一條腿已邁進鬼門關六子又活轉瞭過來。

            膽敢在神手張門前顯擺手藝,這不是班門弄斧嗎。小六子咕噥瞭聲不知好歹,奔上前甩掉鞋子,伸出瞭臭烘烘的腳丫子:喂,你給摸摸,看看將來能不能升官發財?”

            盲男子探出兩根手指,捏住瞭小六子的腳踝。小六子登時驚得心尖一哆嗦:對方的右手疤痕累累,像是被石頭鐵釬擊打過,隻剩下大拇指和兩根半截指頭!而看似蜻蜓點水般一觸,盲男子便道出一句偈語:雀喙雖小能得食,衣食豐隆人不及。

            小六子一聽,顧不上穿鞋,撒丫子就往相骨館跑:師傅,門外來瞭個高人,瞎子。就兩根指頭,竟摸出我是雀骨。嘖嘖,真厲害!

            此時,神手張正給一個年輕書生摸骨。這書生生要進京趕考,想測一下此行能否得遂人願。神手張細細摸過他的顴骨、將軍骨和日角骨,拈須點頭道:聰明伶俐須定心,蟾宮未來可折桂。好骨格。恭喜公子,此行定能高中三甲。說話間,小六子進來瞭。當著顧客的面揚別人威風,你腦瓜被驢踢瞭吧?神手張大為不快。小六子情知失言,緊忙閉嘴。年輕書生也覺好奇,起身直奔盲男子去瞭。

            神手張和小六子隨後跟出,隻見書生彎腰撿起一塊小石子,許是充當銀兩遞給盲男子,接著伸出瞭手。盲男子探出那雙殘手摸瞭摸,不知給出瞭什麼說法,竟惹得書生惱羞成怒,飛腳踹翻瞭卦攤。

            公子,他怎麼說?”“神手張追上,拱手問。

            他說我有血光之災,讓我馬上回傢。還說就算我僥幸躲過死劫,也會名落孫山。你聽聽,這是人話嗎?書生罵道。

            神手張稍作思忖,拍拍書生的肩勸他消消火。其實,這一觸之下,神手張放瞭心:我沒摸錯,書生是豹骨之相,此生雖不聚財,但官運正旺。那盲男子連銀子和石頭都摸不出,又怎會摸骨斷命?明擺著,這是個胡謅八扯的江湖騙子。一念及此,神手張沖小六子招招手,附耳一通嘀咕。小六子樂得手舞足蹈,屁顛屁顛跑遠。

            不大功夫,小六子又站在瞭盲男子面前,拿捏著沙啞動靜請他給相骨。盲男子搭腕觸摸,冷不丁抬起頭,那雙根本沒有眼球的眼窩裡忽地掠過一絲冷光:命宮陰暗,官殺混雜,兇不可測!

            小六子聽罷,再次像那個書生一樣將卦攤砸瞭個稀巴爛:你還真是瞎!剛才你還誇我衣食豐隆呢,眨眼就成瞭大兇大災!滾!

            次日清晨,相骨館剛開門,神手張便瞅見盲男子又早早豎起瞭卦幌。他走上前,正欲譏諷幾句,一隊官差如狼似虎般沖來。有個官差走得急,徑自從盲男子的腿上踏瞭過去。

            張先生,我們打個賭如何?盲男子竟似什麼都看到一般說道,適才過的是官差吧?就賭他們幹什麼去。

            時逢亂世,盜匪流寇橫行,官差傾巢出動,不用算也知是辦案抓人。念及此,神手張問:怎麼個賭法?

            盲男子回道:你若輸瞭,請關掉相骨館,盡快離開方城。

            九天玄女的天書《金篆玉函》我爛熟於心,十算九準,怎會輸給你個瞎子?神手張冷哼:如你輸瞭呢?

            盲男子如同洞窺瞭神手張的心思,鄭重說道:你十算九準,我十算十準,絕不會輸。請。

            我賭他們去抓人。”“神手張說。

            我也料定他們是去緝兇。盲男子頓瞭頓,低聲補充道,要緝拿的兇手,是你的夥計。另外,我再白送你一卦,今夜初更,你將大難臨頭!

            一派胡言。”“神手張哪裡肯信,扔下句話回瞭相骨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