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m99j'><strong id='m99j'></strong><small id='m99j'></small><button id='m99j'></button><li id='m99j'><noscript id='m99j'><big id='m99j'></big><dt id='m99j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m99j'><table id='m99j'><blockquote id='m99j'><tbody id='m99j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m99j'></u><kbd id='m99j'><kbd id='m99j'></kbd></kbd>
      <ins id='m99j'></ins>
      <fieldset id='m99j'></fieldset>

      <i id='m99j'><div id='m99j'><ins id='m99j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<i id='m99j'></i>

        <code id='m99j'><strong id='m99j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<span id='m99j'></span>

          <acronym id='m99j'><em id='m99j'></em><td id='m99j'><div id='m99j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m99j'><big id='m99j'><big id='m99j'></big><legend id='m99j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  <dl id='m99j'></dl>

            10歲女保鏢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0

            清朝嘉慶年間,有個在京城做官的四川人,姓喬,人稱喬大人。有一次,他趁回鄉探親的機會,打算把攢下的30萬兩白銀和一些珍珠寶貝帶回老傢去。一切準備停當,挑好瞭起程的吉日良辰,但考慮到路途遙遠,途中多崇山峻嶺,盜賊猖獗,為瞭安全,喬大人特地到京師有名的鎮武鏢局,要他們到時派出保鏢,負責押運。鏢局的老板娘滿口應承。

            轉眼到瞭起程的日子,鏢局老板娘領著女兒來到喬府,對喬大人說:“老爺,我把保鏢給你送來瞭。”說著將女兒推到喬大人面前。

            喬大人抬頭一看,驚得目瞪口呆,隻見站在面前的是個10歲上下的小姑娘,頭上紮著兩根羊角辮,一臉稚氣,不禁哈哈大笑說:“老板娘,你開什麼玩笑!我們是要你派個武藝高強的人來,可不是要個人跟我遊山玩水!”

            老板娘忙說:“老爺,真不湊巧,今天師傅們都已分派出去瞭,當傢的也下瞭關東,一時半會兒回不來,所以隻得讓我女兒跟您走一趟。不過您盡管放心,她挑得起這副擔子。”喬大人還是搖頭:“她畢竟還是個孩子呀!”

            小女孩開口瞭:“老爺,你別看我小,小又怎麼啦?秤砣雖小能壓千斤哩!你的東西要是在路上少一個子兒,我賠你!”

            喬大人又笑瞭:“少一個子兒你賠得起,可我是30萬兩銀子,還有珍珠寶貝,你賠得起?”老板娘說:“女兒賠不起,還有我呢,你放心就是!”

            話說到這個份上,喬大人該起程瞭。可他朝女孩看看,又問:“那你用什麼兵器?用刀呢,還是用槍?”女孩搖搖頭:“刀槍都不用。”“用飛鏢或者袖箭?”“也不用。”看來你是赤手空拳護鏢,莫非你有什麼法術?”女孩笑笑說:“我又不是神仙,哪會什麼法術?您不要再問瞭,隻管上路就是。”

            至此,喬大人隻得吩咐起程。雖說他心裡不很踏實,但幾天下來一路平安,啥事也沒發生。

            這一日,來到瞭潼關地帶,沿途全是荒山野嶺,人煙稀少。女孩突然下令停車。喬大人急瞭,忙對小女孩說:“太陽還沒下山,我們再走一程吧。”“要走你們走,我可累壞瞭。”“這一帶可是盜賊出沒的地方,怕會出事呀。”“沒事沒事,幾個小毛賊怕什麼,我倒是想見識見識。”女孩說完,指著路邊的一個大客棧對車夫說,“把車停放到那裡去,今晚就在這宿夜。”

            眾人進瞭客棧,看見甬道兩旁站著的都是彪形大漢,一個個面露殺氣,兩眼死死地盯著銀車。 喬大人一見這陣勢,知道這是一傢黑店,早已嚇得兩腿都發抖瞭。可是小女孩卻沒事人一樣,吃罷晚飯,她讓眾人回房歇息,自己拿瞭茶杯茶壺,回到上房,關上房門,安安靜靜地喝起茶來瞭。

            可是喬大人卻怎麼也安不下心來,他知道這是塊險地,預感到晚上很可能出事,急忙率領幾個人,手持棍棒,守護在銀車旁邊。事出意料,幾個時辰過去瞭,周圍十分安靜,啥事也沒發生。

            時至半夜,突然從屋頂上傳來瞭掀動瓦片的聲音,響聲雖然輕微,但還是驚動瞭喬大人。他躲在暗處抬頭一望,隻見房頂上出現瞭十幾個人頭,正虎視眈眈地朝銀車觀望。喬大人這一嚇,汗就下來瞭,他這一急,自然想到瞭小女孩,暗暗罵道:你這該死的東西,叫你護鏢,你卻睡大覺!不行,我得把你叫起來,讓你看看,面對這樣的陣勢,你如何對付?

            喬大人想到這裡,便躡手躡腳地來到小女孩房前,隻見窗子開著,女孩好像對外面的險情一無所知,正點著蠟燭,端著杯子,不緊不慢地在喝茶。喬大人見瞭她這副模樣,好不生氣,正想喊她,又見她將喝完茶的杯子倒扣在桌子上,用手掌輕輕一碾,好好的陶瓷杯成瞭一堆碎塊。她又拾起碎塊漫不經心地向外面彈出去,彈瞭一粒又彈一粒,看來她是睡不著覺,在搞著玩呢。沒多時,茶杯的碎塊用完,她也玩盡興瞭,便伸伸懶腰,吹滅蠟燭,關上窗戶,上床睡覺瞭。

            喬大人知道,這個保鏢靠不住,便把車夫、跟班、男仆們都偷偷叫醒,一個個操上傢夥,準備跟強盜們決一死戰。

            房頂上的強盜大概已經覺察到下面有瞭準備,遲遲不敢行動,一個個趴在房頂上,既不離去,也不下來。這可苦瞭喬大人,他率領眾人,提心吊膽地守瞭一夜,直到天明還是放不下心來。

            這時,小女孩起床瞭,喬大人走上去說:“怎麼,昨晚睡得不錯吧?”女孩說:“睡得很好,還做瞭個很開心的夢。”“好呀,你做保鏢睡大覺,我們大夥卻一夜沒合眼!”“怎麼,出事啦?”“你自己看去。”喬大人說著,指瞭指屋頂。

            小女孩朝屋頂瞥瞭一眼,接著大笑,笑完後又喊道:“喂,你們下來吧,我跟你們比試比試!”房頂上的人依然一動不動。女孩說:“啊,是死人,你們上房去把他們弄下來!真是的,他們啥地方不好死,幹啥死到房頂上去?”

            強盜一個個被弄下屋頂,一共12個,全都跟死豬一樣不會動彈瞭,但又看不出傷在哪裡,經仔細查看,才發現每個人的眼中都有一個小小的血點,那是中瞭茶杯碎塊的結果。

            小女孩說:“這些人死不瞭,他們隻是昏迷,慢慢會蘇醒過來的,但都成瞭瞎子,強盜是做不成瞭。”

            喬大人聽完,大為感嘆,連向小女孩作瞭好幾個揖,並將她視作神靈,十分尊敬。從此以後,盜也罷,匪也罷,都不敢打他們的主意。銀車因此一路平安到達瞭四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