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'fg5yr'></dl>

    <code id='fg5yr'><strong id='fg5yr'></strong></code>
    <i id='fg5yr'><div id='fg5yr'><ins id='fg5yr'></ins></div></i>

  • <tr id='fg5yr'><strong id='fg5yr'></strong><small id='fg5yr'></small><button id='fg5yr'></button><li id='fg5yr'><noscript id='fg5yr'><big id='fg5yr'></big><dt id='fg5yr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fg5yr'><table id='fg5yr'><blockquote id='fg5yr'><tbody id='fg5yr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fg5yr'></u><kbd id='fg5yr'><kbd id='fg5yr'></kbd></kbd>
    1. <ins id='fg5yr'></ins>

        <i id='fg5yr'></i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fg5yr'><em id='fg5yr'></em><td id='fg5yr'><div id='fg5yr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fg5yr'><big id='fg5yr'><big id='fg5yr'></big><legend id='fg5yr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span id='fg5yr'></span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fg5yr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請客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8

            王海明終於熬出頭瞭,他的女兒王燕大學畢業,並在大城市裡找到瞭一份體面的工作,每個月還往傢裡寄錢,王海明感到很自豪。

              現在的王海明自由瞭,他在農村待瞭很長時間,很想出去走一走。他立即喊瞭一幫子人集合到一起,商量去城裡闖一闖,他的提議得到大傢的贊許。於是,他們就來到縣城裡,成立瞭一個海明搬傢社。一開始並沒有什麼生意,但時間一長,找他們的人就多瞭,他們吃得苦,下得力,主人傢都很滿意,海明搬傢社一時間在城裡是風風火火,鈔票就源源不斷地滾進瞭王海明的口袋,兄弟們的腰包也漸漸鼓瞭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這天,兄弟們閑著沒事,都嚷著讓王海明請客,王海明也早想請大傢撮一頓。不過,他有些犯難瞭,不知道到哪裡吃飯合適。大夥兒都說他現在是大老板瞭,不能到那些快餐店,要去就到省城豪華的酒店去。王海明想著兄弟們平時都是那麼賣力,沒有他們也就沒有他的今天,花點錢又算什麼呢?王海明一咬牙說,請大傢到省城最豪華的醉仙樓去。這幫兄弟們一聽,就如同十七八歲的小夥子一樣雀躍起來,興奮得一張張黑皮老臉上的皺紋都擠到瞭一起。

              在去之前,王海明說:“兄弟們,今天我們去的這個地方,本不是我們去的,那裡的人天天見的都是有頭有臉的人,我們去瞭怕他們不好好招待,所以,大傢換一下衣服,對我的稱呼也要改成王總。”兄弟們哈哈一笑說:“你本來就是王總嘛,換不換衣服就無所謂瞭,我們也不會少他們一分錢,他們怎麼會不好好招待我們?”話說到這個份上,王海明也不好再多說什麼瞭。

              五一這天,他們乘車來到瞭省城,大傢簇擁著王海明,一口一個王總地叫著,嘻嘻哈哈來到瞭醉仙樓。迎賓小姐穿著鮮紅的旗袍站在門口,王海明一行剛要進門的時候,迎賓小姐一起甜甜地說道:“歡迎光臨。”王海明和兄弟們冷不防被她們的話嚇瞭一跳,但他們馬上又鎮定下來,連忙喊著王總讓他先走。王海明就大搖大擺地走瞭進去,然後由服務員把他們帶進瞭一個豪華包間。

              服務員拿出菜單讓他們點菜,大傢都謙讓著說讓王總點。王海明說:“今天我請客,菜就由你們點,我就不管瞭,你們就選沒吃過的點吧。”其實王海明認識的字不多,所以就推辭讓他們點瞭。兄弟們就不客氣,點瞭十幾道菜,最後他們看到有道菜叫蝦兵蟹將,他們覺得新鮮,就問王海明說:“王總,蝦兵蟹將是什麼菜啊?”王海明說:“就是有蝦有螃蟹嘛。”王海明也不知道自己今天反應怎麼這麼快,這道菜他從沒聽說過。

              不一會兒,菜就上來瞭,進來上菜的是一個穿著時尚的服務員,當她走進門的那一剎那,王海明愣住瞭,服務員也愣住瞭,她正準備張口說話的,王海明突然說,服務員,上菜上快一點。兄弟們也幫著說,快點上,王總還有事呢。他們隻顧著說話,也沒看服務員一眼,服務員馬上轉身出去繼續上菜瞭。

              菜上齊後,王海明催促大傢快點吃,兄弟們不管什麼王總不王總的瞭,首先就要瞭幾瓶奧德曼紅酒。弟兄們推杯把盞,奧德曼紅酒喝下去甜甜的,香香的,平時都不怎麼喝酒的人也貪瞭杯,沒想到幾杯下去,大傢都覺得似乎在夢境中轉悠,個個紅光滿面。王海明見弟兄們喝得痛快,就又上瞭幾瓶。酒足飯飽之後,王海明正要去結賬,上菜的那個服務員進來對大傢說:“今天你們太幸運瞭,你們正好是我們開張以來的第999位客人,所以這頓飯由我們老總買單瞭。”王海明愣住瞭,兄弟們一聽高興地說,還是跟著王總幸運,說完就歪倒倒地離開瞭。

              王海明沒有馬上走,他等兄弟們走遠瞭又折回來,找到上菜的服務員,把她喊到一個沒人的地方,板著臉說:“王燕,你怎麼在這裡上班?你不說你找到瞭一份好工作的嗎?” 王燕隻好說瞭實話:“爸,我是為瞭不讓你操心才那麼對你說的嘛。再說,我喜歡這份工作,工資待遇高,老板為人也好,我就到這裡上班瞭。” 王海明還想說什麼,王燕接著說:“爸,其實工作不分什麼好壞,隻要適合自己就行,您看您現在不也成瞭王總瞭嗎?”王海明的臉上露出瞭笑容說:“少貧嘴,今天這頓飯是你出的錢?”王燕高興地說:“不是的,我給老板說是你請客,他就說什麼也不收錢瞭。”王海明顯得有些不好意思地說:“你以後要好好在這裡工作,傢裡不需要你寄錢瞭,我現在也不缺錢瞭。”王燕說:“爸,你也別太累瞭,註意身體。”

              王海明有些醉意地離開瞭醉仙樓,他一邊走一邊自言自語道:“城裡人也和我們鄉下人一樣厚道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其實王海明不知道,醉仙樓的老總是他未來的女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