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ns id='cg423'></ins>

    <code id='cg423'><strong id='cg423'></strong></code>

  1. <tr id='cg423'><strong id='cg423'></strong><small id='cg423'></small><button id='cg423'></button><li id='cg423'><noscript id='cg423'><big id='cg423'></big><dt id='cg423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cg423'><table id='cg423'><blockquote id='cg423'><tbody id='cg423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cg423'></u><kbd id='cg423'><kbd id='cg423'></kbd></kbd>
  2. <i id='cg423'></i>
  3. <dl id='cg423'></dl>
      <span id='cg423'></span>

      <fieldset id='cg423'></fieldset>
      1. <i id='cg423'><div id='cg423'><ins id='cg423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acronym id='cg423'><em id='cg423'></em><td id='cg423'><div id='cg423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cg423'><big id='cg423'><big id='cg423'></big><legend id='cg423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1. 拍賣“狀元鏡”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0

              何小虎今年高考考瞭個全縣文科第一名,成瞭人人羨慕的"何狀元",眼看這小小狀元郎就要被名牌大學錄取瞭,可他卻高興不起來,因為他有樁心事放不下。
              原來何小虎的媽媽去年去世後,整個傢就是爸爸一個人撐著。最近,爸爸眼睛不太好,看東西越來越困難,可他一直拖著不願去看病。
              小虎咨詢過,爸爸是得瞭急性白內障,隻要動手術就可以恢復。現在正值暑期,省城大醫院搞"義診",像爸爸這樣的手術花費也就在1000塊錢以內。如果能在"義診"期間叫爸爸把手術做瞭,那就好瞭。可是,這筆錢從哪來?爸爸正為他那一筆昂貴的學費犯愁呢,怎麼才能讓爸爸早一天做上手術呢?小虎犯難瞭。
              這天,小虎正走在街上,忽然聽到街角一片叫嚷聲。他走近一看,原來這裡正在搞拍賣,什麼"進士靴""狀元帽",很是熱鬧。因為是擺地攤,所以大傢都把這個叫做"地攤拍賣".小虎平日忙功課,哪會知道這檔子事,現在這片熱鬧的地攤忽然給瞭他靈感:自己不也是"狀元"嗎?為啥不挖掘一下"狀元"資源,也拍賣點和"狀元"有關的東西呢?
              這麼一想,小虎樂瞭,可樂過後他又發愁瞭:全身上下沒啥值錢的呀?要說能上臺面的,恐怕隻有這副眼鏡瞭——這是高三時爸爸專門為他選配的眼鏡,質量相當不錯。眼下,賣掉眼鏡怕是唯一的選擇。
              想法已定,小虎決定試一試,他把眼鏡定名為"狀元鏡".又找來一個盒子,把眼鏡擦拭幹凈,擺進盒子裡,學著別人的樣子,也在盒上貼一張紙條:狀元鏡,起價500元。
              小虎的"狀元鏡"一擺上地攤,立刻就引來很多圍觀者。可是待大傢看清楚後,就又笑著散開瞭。一連兩天,連個還價的人都沒有。可是小虎並不氣餒,他覺得憑著這"狀元"招牌,應該會有人感興趣的。
              果然,這天,一個大胖子圍著他的地攤翻來覆去看瞭個夠,陰陽怪氣地說:"小夥子,你這玩意兒不就是個破玻璃鏡嗎?"小虎點點頭:"你說得對,是個玻璃鏡。"
              "那你還獅子大開口,你以為人傢都是傻子隨你蒙嗎?"小虎尋思碰到找茬的瞭,忙說:"大叔,買賣靠自願,我不敢蒙任何人呀!"
              胖子擺開瞭架勢:"那好,我問你,這是哪朝哪代狀元的‘狀元鏡,竟敢標價500元?"
              小虎正要解釋,就見一個穿著挺樸素的中年婦女擠到跟前插話說:"這位兄弟,你又不買,何必連盤問帶教訓的?"
              大胖子見有人橫插一杠,頓時來瞭沖勁,他"吆嘿"一聲,兩手一插:"你也不打聽打聽我是誰,就這樣和我說話?"
              中年婦女正要開口,旁邊一個人拉拉她的衣袖,小聲說:"這位大姐,快辦你的事去,這一帶誰不知道他是‘地攤王,專門在這樣的地方‘淘貨的,看誰不順眼就有誰的好看……"哪知婦女偏偏長瞭一根犟筋,說:"管他‘天攤王‘地攤王,不買人東西,幹嗎在那吆喝?"
              被中年婦女的話一激,大胖子沉下臉說:"誰說我不買瞭?隻要這孩子說出個道道兒來,我聽著是那麼回事,沒準就買瞭。我到這地攤兒‘淘淘,不就是找個樂嗎?"
              嘿,激將法起瞭作用,小虎感激地看瞭這位阿姨一眼,他才不管胖子找樂不找樂呢,隻要能換錢給爸爸看病就行。小虎對大胖子說:"大叔,這是今年高考文科‘狀元的眼鏡,它原本就戴在這裡。"說著小虎指指自己的有些印痕的眼眶。
              胖子聽得一愣,半天才反應過來:"你就是何小虎?難怪有點眼熟,你前兩天不是還上過縣裡的新聞嗎?"忽然,胖子得意地大笑起來,"哈哈,這眼鏡我要瞭,本縣‘狀元郎的眼鏡我還真沒有。500元,我買下瞭。"
              "慢!"隻聽中年婦女大聲說,"這孩子不簡單,這個‘狀元鏡我也想要!我出800元!"
              "你想跟我較勁?做夢吧你,我出1000元!"
              中年婦女微微一笑,說:"我出1200!"話音未落,人群裡一片驚呼聲,再看胖子,隻見他漲紅瞭臉,盯著婦女說:"真想跟我鬥狠?好……1500!"這個數字一報,人群裡騷動起來。
              小虎也頗感意外,他註意到這個婦女不像是有錢人的樣子,可為什麼要這麼較勁,他誠懇地說:"阿姨、大叔,你們別爭瞭,誰把1000塊的現金拿來,眼鏡就給誰。再高,我就不賣瞭……"
              不料中年婦女不慌不忙把提兜裡的荷包取出來,對小虎說:"既然是拍賣,就不該限制別人。我出2000,現金就在這裡!"
              小虎驚得張大瞭嘴巴,周圍也是一片寂靜,胖子更是呆住瞭,他註意到那個婦女的提兜鼓鼓囊囊的,像是裝瞭很多錢,看來是有備而來。他無奈地搖搖頭,心想今天是遇上高人瞭,正要走,可又回過頭心有不甘地說:"一個破眼鏡,你出2000,算你狠!不過在這地攤‘撈東西,我可從來不輕易丟手。你要讓我‘丟個明白:你是哪路高人?為啥要和我較勁?"
              婦女又一笑:"地攤拍賣,這些問題本不需要告訴別人的,可你既然這麼問,我說說也無妨。我不是什麼高手,我隻是個保潔員……"
              話音未落,周圍一下子炸開瞭鍋,胖子更沒料到婦女是這樣的"高人",一下子弄瞭個大紅臉。小虎呢,迷糊瞭一陣,拍拍腦門像是記起瞭什麼,難怪這阿姨有幾分面熟,原來是在自傢旁邊的清潔場所照過面的。
              "至於為什麼要買這個‘狀元鏡,"婦女指指小虎繼續說,"這孩子這麼優秀,一定是遇上瞭什麼困難才來賣眼鏡的。我的孩子也在讀書,他非常崇拜這位‘狀元哥哥,今天我碰巧遇上瞭這一出,所以就想買下這個‘狀元鏡,好激勵我的孩子。"
              原來是這樣,胖子聽後灰溜溜地走瞭,周圍也是唏噓一片。何小虎見看熱鬧的人散去,便誠懇地對中年婦女說:"阿姨,謝謝你,可我不會收你那麼多錢的,其實我隻是想賣點錢,為我爸爸看眼病,隻要費用湊夠就行。"
              中年婦女笑瞭:"說出的話總要算數的。你能想出這樣的法子為你爸爸看眼病,說明你是個孝順孩子。這點錢你拿去吧,希望你爸爸能早日康復。"說著,就把錢取出來塞在小虎的懷裡。
              等小虎明白過來,中年婦女早不見瞭蹤影,而那個"狀元鏡"還躺在地攤上。難道是那位阿姨有急事忘帶走瞭?小虎收拾好眼鏡,急忙去找那個阿姨。可是大街上人來人往,哪裡找得到。小虎沒辦法,隻好先回傢。
              回到傢,隻見屋裡收拾得整整齊齊,可休假的爸爸卻不在。他眼睛不好,一個人會上哪兒去呢?小虎著急瞭,正要去找,卻發現桌上有張紙條,上面寫道:
              小虎,爸爸去醫院瞭,是一位阿姨送爸爸去的,那位阿姨就是要買你眼鏡的保潔員。小虎,別怪爸爸一直瞞著你,其實,那位阿姨爸爸是認識的,最早爸爸隻是想在你媽媽去世後,找個保潔員偶爾來做做傢務,可是後來……怎麼說呢?後來一些傢務就是她主動來做的,爸爸和她都怕引起你的誤會,更怕影響你高考,所以一直沒有告訴你。
              另外,你的那副眼鏡也是這位阿姨專門為你選配的,她這次註意到你的行動後,就趕瞭過去,她想無論花多大的代價,都要把送你的"狀元鏡"保留下來,陪你完成今後的學業。現在,你就要出去上學瞭,這些事原本要當面給你說的,可爸爸心裡還是沒底,也就寫瞭出來,爸爸希望輕輕松松去醫院做手術啊……孩子,你已經長大瞭,能理解爸爸嗎?
              看到這裡,小虎眼裡早已溢出瞭淚水。他把紙條攥在手心,急匆匆向醫院趕去,他當然理解爸爸,他要和那位阿姨一起去守護爸爸。